作为云南煤矿产业的重镇,曲靖“煤炭大市”的地位,似乎总是笼罩着矿难的阴霾。曲靖“4.07”矿难煤矿透水事故带给我们的伤痛还未消退,4月21日,曲靖市富源县一煤矿又发生瓦斯爆炸致14人遇难,这“带血的煤”又一次揪痛了我们的神经。

事件:云南四月连发两起矿难事故

  云南富源发生煤矿瓦斯爆炸 14名被困人员全部遇难

  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委宣传部4月21日证实,当日0时30分,该县后所镇红土田煤矿121701工作面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当班56人下井,安全升井42人,14人被困井下。

  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官方微博“中国之声”消息,云南曲靖富源县红土田煤矿瓦斯事故最后一名被困人员已经找到,14名被困人员全部遇难。据初步了解,红土田煤矿为私营煤矿,六证齐全。2014年3月27日,云南省工信委组织对该煤矿机械化采煤30万吨/年扩能进行验收。目前,全市所有煤矿进行停产整改。

  云南曲靖煤矿透水事故已致21人遇难 1人仍被困

  4月7日4时50分,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东山镇黎明实业有限公司下海子煤矿一采区发生透水事故,下井26人,4人安全升井,22人被困。随后,当地调集数百人救援人员救援,并请求贵州、四川支援,总参谋部派包机转运急需救援物资救援。

  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新闻办19日通报,“4.07”煤矿事故遇难人数上升至21人。通报称,最后1名被困矿工的搜救工作仍在紧张进行。

  目前,该煤矿董事长(股东)张某某、法人(股东)黎某某、销售经理(股东)沈某某、矿长陈某某、生产副矿长张某、安全副矿长杨某某、技术总工陈某某等7人,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曲靖煤矿事故11名官员被查

  云南省曲靖市委决定对下海子煤矿“4·07”透水事故具有监管责任的两名市管干部进行停职,责成麒麟区委对6名区管干部进行免职、3名区管干部进行停职,并接受调查。

  记者了解到,这是云南历史上被困人数最多的煤矿透水事故。官方通报显示,曲靖市麒麟区黎明实业有限公司下海子煤矿证照齐全,目前尚不确定煤矿是否存在违反安全生产规程的情况。

  记者调查发现,此事故存在延报嫌疑。另外,煤矿有关负责人和逃生矿工表示,煤矿此前的井下采煤作业没有按规定打“探水孔”。

数据:云南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

  多项事故指标仍高位运行,高危行业企业数量多、规模小、基础差,小型矿山占90%以上,非法违法行为和矿山私挖滥采现象触目惊心,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仍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云南省煤矿的安全隐患就比较多,同样产煤一百万吨,云南省煤矿更容易发生矿难,也更容易导致死难。

  2014年全省安全生产暨污染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2月26日在昆召开,会议透露,去年云南省实现了事故总量、较大事故下降和事故死亡人数低于控制指标等好成绩,但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仍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安全生产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全省安全生产工作成效明显,但形势仍然严峻。”省安委会副主任、安全监管局局长杨亚林说,多项事故指标仍高位运行,高危行业企业数量多、规模小、基础差,小型矿山占90%以上,非法违法行为和矿山私挖滥采现象触目惊心,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仍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道路交通安全依然是影响全省安全生产形势的首要因素,独克宗古城重大火灾事故再次敲响消防安全警钟,部分地方安全发展理念和红线意识不强,属地监管、行业监管和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大检查流于形式。

  据介绍,云南省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之所以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是因为省内的煤矿产量小但数量多,而省外大煤矿多,管理相对规范而且安全条件较好,相比之下,云南省煤矿的安全隐患就比较多,同样产煤一百万吨,云南省煤矿更容易发生矿难,也更容易导致死难。

  今年要完成国家矿山整顿关闭任务

  杨亚林称,今年全省安全生产工作的目标任务,是完成国家下达的安全生产指标控制任务,完成国家下达的矿山整顿关闭任务,所有州市县区建立“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的安全生产责任体系,企业的基础数据和监管信息全部进入监管信息平台,力争所有保留的生产煤矿、4513座非煤矿山、3062户危险化学品企业、202户烟花爆竹企业、2516户规模以上工贸企业,全部实现三级以上安全标准化达标。

  杨亚林称,今年全省安全生产工作的目标任务,是完成国家下达的安全生产指标控制任务,完成国家下达的矿山整顿关闭任务,所有州市县区建立“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的安全生产责任体系,企业的基础数据和监管信息全部进入监管信息平台,力争所有保留的生产煤矿、4513座非煤矿山、3062户危险化学品企业、202户烟花爆竹企业、2516户规模以上工贸企业,全部实现三级以上安全标准化达标。

分析:中国矿难为何频发

  失责 轻贱矿工的生命

  矿难发生前大多矿主(矿方)在明知安全不达标或已经存在可见的危险征兆,还要强行开工作业。政府安全监管形同虚设。

  赔偿 对遇难矿工赔偿过低

  近年来,对遇难矿的(一次性)赔偿虽有所提高(最低20万元),但对于腰缠万贯的矿主(矿方)来说,只不过如九牛一毛。

  处罚 难以起到应有的警示教育作用

  对官方责任者,多是依行政级别大小由轻及重,要么免职了事,要么领刑数年,草草收场了事。法院对矿主而言,难见严惩。

  维权 遇难矿工家属过于“情绪稳定”

  多年来,没有矿难家属提起诉讼的报道。不知是法院不受理还是没有维权意识。一次性赔偿“一锤定音”似乎已经成了矿难善后的中国模式。

  舆论监督 媒体和舆论监督软弱无力

  虽然近年来,媒体和舆论对中国煤矿安全也起到了一定的监督作用,可事实上,这种作用是软弱无力的。地方官员和安全监管部门以及矿方依然我行我素。

  官方监管 各级监管部门监管不力

  煤矿整顿关闭工作不到位。监管工作存在严重漏洞。接到事故报告后,相关部门没有按照有关规定及时逐级上报。对矿主等相关人员监控不力。

求解:矿难难题如何破解

  据报载,仅仅在2005年,就有大约6000名矿工丧命,这一数字是同年美国煤矿矿工死亡人数的150倍。由此向前追溯,2004年中国共有5286名煤矿工人死于事故。从2001到2004年,中国共发生死亡10人以上的特大煤矿事故188起,平均每4到7天一起。2001到2006年中,最突出的纪录是2003年。这一年全世界煤矿事故死亡总人数是8000人,中国内地就占将近80%,死亡6434人。

  最近几年,中国矿井安全生产状况已开始有所好转。尤其是2008年,在煤炭产量增加约2亿吨情况下,死亡人数下降1192人,全国煤矿百万吨死亡率由2007年的1.485下降到1.182,同比下降20.4%。

  即便如此,与全球煤矿安全生产水平领先的国家如美国比,依然不容乐观。作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采煤大国,2002年—2004年,美国产煤分别为9.94亿吨、9.73亿吨、10.1亿吨,煤矿生产安全事故死亡人数分别为27人、30人、28人。近年来每百万吨煤死亡率一直在0.03%以下。

  何以根治中国层出不穷的矿难?域外的经验也许对我们不无裨益。同样以美国为例,其在煤矿安全方面积累的经验是:立法先行;矿山安全监督独立;矿工举报,维护自身安全;严厉处罚,高额赔偿;重视安全培训;政府资金支持;先进的矿山救护体系。美国矿业协会认为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三大因素:执法、培训与技术支持。美国矿业安全与卫生局则将这三个因素概括为“成功三角”。

  对中国而言,要做到“成功三角”中的“两角”——培训与技术支持,料非难事。即以技术支持而言,中国如今连“神七”都能送上太空,集中必要的科研力量攻克安全生产课题并非难事。何况,即便不能攻克,需从国外引进,也是可以办到的。一则因为安全生产技术并非核心军事机密,引进时不会遇到太多“贸易壁垒”;二则因为中国如今有近两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完全有资金实力购买国外成熟、先进的安全生产技术。把钱花在保障虽则贫穷但同样金贵的矿工生命上,相信绝大多数国人是拍手赞成的。

  对中国而言,最难的、最为关键的是“成功三角”中的“第一角”——执法。中国这些年关于安全生产的立法、执法、司法实践不可谓匮乏,也不能说毫无成效,然于遏止频发的矿难终究“法力”有限。究其原因,在于贯穿整个立法、执法、司法领域的同一个特点——只有自上而下的监督,而无自下而上的制约。

  从中央到地方,狠抓安全生产的调子不可谓不高,相关举措的力度不可谓不大,针对官员的“问责制”也不能说都流于形式,然而效果终究难如人意。其中的道理其实很简单:纵使各级领导的精力再充沛,智慧再超群,眼光再敏锐,也不能对960万平方公里的任何一个旮旮旯旯都烛照幽微、明察秋毫;而只有将自上而下的指示、监督与13亿群众自下而上的监督相结合,让13亿群众(尤其是作为利益相关者的矿工)都能有切实的立法参与权、执法监督权,让13亿双监督的眼睛都能睁大起来,则一切有碍安全的隐患、一切制造安全灾难的不法行为终将无所遁形。(中国经济网)

“带血”煤矿如何“洗血”

  21日,云南曲靖市麒麟区东山镇煤矿透水事故救援组仍在尽力搜寻第22名被困矿工。同日,富源县发生一起煤矿瓦斯爆炸事故,致井下14人遇难。连续发生的恶性矿难事件,再次对“带血”煤炭产业敲响警钟。  本月7日,曲靖市麒麟区东山镇黎明实业有限公司下海子煤矿一采区发生透水事故,导致22人被困,目前已确认21人死亡。

  事故发生后,云南省省长李纪恒要求吸取事故教训,展开全省安全生产大检查,确保煤矿生产安全有序。该省政府办公厅于15日印发“紧急通知”,要求立即对全省992个9万吨/年及以下煤矿实行停产整顿。但就此期间,红土田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导致10余人死亡。

  官方通报资料显示,发生事故煤矿皆证照齐全。但这样的煤矿频频发生事故,引发人们对监管不到位的担忧。记者在下海子煤矿采访时,部分矿工称,煤矿许久没有进行安全检查,也没有按规定打“探水孔”,存在着操作、监管不到位问题。21日发生事故的煤矿正在申请械化采煤工作面验收,至目前未接验收批文。

  作为西南地区一个产煤重要省份,云南煤炭对该省经济贡献巨大。国家煤炭工业网信息显示,2013年,云南省煤炭产量1.05亿吨,煤炭行业累计实现工业总产值736亿元,占据该省11720.91亿元生产总值的6.3%左右,主要产煤地重镇曲靖,煤炭比重不言而喻。在此背景下,多少对煤炭产业有所依重的云南,如何查缺补漏、全方位监管其实也考验着当地政府智慧和决心。

  事实上,除了政府监管部门的执法、监管问题外,农民矿工的生存、素质问题也值得关注。就云南煤矿工人而言,大多属于文化程度较低的从业者,通常简单的通过师带徒,甚至“无师自通”的从事煤炭工作,安全意识十分薄弱。下海子煤矿被困矿工雷声六一人即做电工,又当机械维护,但49岁的他并没有多少文化知识,更多靠的是他20多年经验积累。

  雷声六的哥哥介绍,大部分井下工作都要靠人力完成,工作环境十分恶劣,但是收入比在家种地高得多。当地大多数农民在煤矿上当矿工,没有什么文化水平,就近可以照顾家,收入还比较理想是他们选择煤矿的核心原因。

  曾任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副局长的黄毅曾称,矿产企业每年发生的事故死亡人数中,75%是农民工,提高他们的文化安全素质、安全技能,是安全生产要解决的重点问题。

  但至今,大家并未看到有关部门对农民工从事煤炭行业有什么严格培训或者考证等制度。以云南彝良县16日举行的煤炭产业安全发展培训为例,参加人员皆为各煤矿驻矿安监员和煤炭工业局全体监管干部,显示出对真正从业者培训不够重视。

  各界期待“带血”的煤炭能够洗去血的元素。这需要政府以铁的手腕整治“矿多矿小”问题之外,无疑还要日常、高效、无缝、刚健的监管,以及推进机械化采掘。同时,需要对农民工从业者的高密度培训考核,提高其安全意识和技能水平。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国外煤矿管理经验也值得借鉴。如美国,煤矿除了安全生产资金投入充足、安全科技使用率较高、安全生产法规的严格和监督到位等之外,要求从业者有一定学历并且要参加职业培训考试。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美国煤矿事故共造成52人死亡。

  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煤矿安监局近日表示,坚守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这条红线,要求促进企业对重点灾害加强治理,坚决打击瓦斯防治措施不落实擅自生产、假整治真生产、超层越界、关闭取缔后死灰复燃等非法违法行为,并计划关闭小煤矿800处,以求继续治理煤矿事故多发问题。(王艳龙)

矿难为何频繁“光顾“矿工兄弟?有人曾做出精辟概括:缺乏对生命的敬畏、缺乏最基本的人文关怀、缺乏货真价实的法治理念和实践、缺乏宪政框架下真正行之有效的民主监督体制。原因如是,根治之道自然也在其中了。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