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昆明北市区和谐世纪大风车国栋双语幼儿园突然关门歇业了。家长们从教育局得到回复称,幼儿园相关负责人涉嫌合同诈骗,已被正式立案侦查。幼儿园突然关了门,400余名失学的孩子何去何从成了难题。

昆明一幼儿园停电老板跑路 428儿童被迫停课

  幼儿园突然关门歇业

  两个星期前,昆明北市区和谐世纪大风车国栋双语幼儿园发生了两次停电事件。第一次停电一天后,第二天恢复了供电。一个星期后,该幼儿园再次断电。

  担心停了电的幼儿园无法正常开展教学,家长们一边向幼儿园讨说法,一边找到了物管公司请求供电。但物管公司的回复是:并没有停电,只是幼儿园线路的问题。面对家长的声讨,幼儿园也是一拖再拖。

  随后,幼儿园请五华区教育局出面接洽,就这样,这个烂摊子被踢给了五华区教育局。该幼儿园赛老师回忆说,上周三下午,五华区教育局突然到幼儿园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了幼儿园暂时关门歇业、幼儿园相关负责人涉嫌合同诈骗的消息。在幼儿园65名老师们的口中,对于幼儿园突然关门之事,他们也没有提前获知消息。教育局给他们开会后,他们连夜将这一消息通过电话告知了每一名孩子的家长,当晚电话打到了11点钟。

  幼儿园突然关门,400多名孩子何去何从?家长们慌了神。

  教育局提出3种解决方案

  13日上午10点,五华区教育局组织家长们在中华小学书香门第分校协商解决办法。按照孩子们的班级,家长们被分在了不同的教室里征求意见。

  家长们领到了一张关于下一步孩子入园的意向调查表。随后,教室里开始广播五华区教育局关于下一步孩子入园的解决方案:

  将孩子分流到教育局指定的5家民办幼儿园。

  家长自行选择幼儿园。

  如果其他法人愿意接手大风车幼儿园,只要提出申请,相关材料合法齐全,和房东协商好,歇业的幼儿园可以继续开门上课。

  13日,五华区教育局局长李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他们已在大风车幼儿园附近协商了5家民办幼儿园接纳这些孩子,家长们可以在这些幼儿园中自行选择。从现在开始家长就可以提交意见书,他们将根据家长们的选择与这些接受分流的幼儿园进行沟通。

  同时,另外一个解决方案是,引进新的民办教育投资。李局长坦言,如果有新的民办教育资源愿意来投资大风车幼儿园,只要向教育局递交申请,他们立即启动行政审批程序。

各方声音

  对于教育局提出的解决方案,家长们并不满意,他们普遍有6种担忧:  

分流费用谁来埋单?

  提到分流,首要面对的就是分流费用问题。家长张女士说,有的家长一次性交了1年1万多元的入园费,最少的也交到这个学期末,最多的已经将4年的费用都交了。幼儿园是经过教育局审批才办起来的,现在幼儿园出了问题,就算是分流,教育局有责任先解决好新入园的分流费问题。“不可能让我们再交一次学费。”张女士说。

  孩子能否适应新的环境?

  家长王女士担心,孩子们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大风车幼儿园的生活,熟悉了老师和朋友,特别是小班和中班的孩子,如果分流到了新幼儿园,孩子们不仅要适应新的环境,而且失去了原来的老师和朋友,会给孩子留下阴影。“大班的孩子就要毕业了还遇到这样的事情,以后孩子对幼儿园的回忆真的不好。”王女士说。

  5家幼儿园能分流多少孩子?

  一个很实在的问题是,家长们担心,即便他们最后接受了分流,那么教育局指定的这5家幼儿园,又能分流多少孩子,新幼儿园怎么接手这些孩子,也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暂时失学的孩子谁来照管?

  “我们家长大部分都是工薪阶层,还要上班,孩子不上学了,谁来看管孩子,不可能让我们带着孩子去上班吧!或者是请假回家带孩子。”有家长说。

  分流的幼儿园离家远接送不方便

  家长严奶奶说,她家就住在大风车幼儿园旁边,所以才将孩子送到这里。将来孩子分流到其他幼儿园,离她家都比较远,这让每天接送的她特别不方便。

  孩子拿不到毕业证入不了小学

  再过两个多月,大班的孩子们就面临毕业。家长们担心拿不到幼儿园毕业证的话,孩子上不了小学该怎么办?

  老师们也发愁:孩子分流后我们该咋办?

  除了家长,老师们也有担心:还有两个月大班的孩子就毕业了,这些年对孩子们也有了很深的感情,她希望能够把这些孩子带毕业。赛老师就说,孩子们被分流了,她们65名老师咋办? (春城晚报 熊波 张胜梅 龙宇丹)

幼儿园出事后别让“孩子去哪儿”没答案

  类似于民办幼儿园关停之后的思考,中国官方媒体早之前就曾有这样的报道:

  民办幼儿园的问题近日集中爆发。在各地迅速的应急处置后,如果“反思”和“整治”仅仅作为安抚公众情绪的说法停留在口头,那么,可以预见,“先天不足”的民办幼儿园将继续陷入生存艰难的困境,再度成为出事的“重灾区”。

  事实上,对于包括民办幼儿园在内的民办教育,国家的政策是鼓励的,云南丘北等地农村大量无资质幼儿园的存在,充分表明民间确实有旺盛的需求,而民间资本也愿意介入发展普惠型幼教机构。按理说,民办幼儿园的发展应该是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屡屡曝光的案例和乱象,折射出学前教育责任与投入的巨大反差。

  与公办幼儿园相比,民办幼儿园在政府投入、师资力量等方面都存在鲜明差距。作为不被重视的一方,在软硬件都存在明显缺陷的前提下,民办幼儿园既要承担弥补幼儿教育供给不足的责任,还需面临创收盈利的现实压力。由于无法享受教育投入的平等待遇,伴随市场逐利的驱使,很容易出现各种以违规甚至违法手段牟利的勾当。加之部门监管的力度弹性极大,客观上也为不良事件的发生提供了或深或浅的“掩体”。

  在过往的案例中,“幼儿园出事—社会关注—舆论谴责—政府整治”成为一种惯性模式,但是,媒体有限范围的关注和谴责、政府一阵风的整治,并不能从根本上遏制民办幼儿园的乱象,也无法真正改变民办幼儿教育的困境。只要适龄儿童还面临“出事幼儿园关停了去哪儿上学”的问题,只要民办幼儿园政策继续维持“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的原则,出台再多的临时性措施都是枉然。

  客观地说,不少地方政府在加大教育投入方面都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是,面对多年来欠下的巨债,还是任重道远。加大教育投入不是一句空话,也并非盖大楼或者把“民办”变“公办”就能解决,考验各级政府部门的智慧与担当。(新华网 记者白靖利 吉哲鹏)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对问题幼儿园,有关部门不能一关了之,除了负责关了之后如何安置幼儿,更应在条件成熟的地方探索将幼儿园教育分阶段、逐步纳入义务教育体系,为孩子们的“第一步”保驾护航。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