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媒体曝光云南宣威市阿都乡变相强制推销手机——“不买500元手机+套餐不准学生上学”后,引起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目前当地已对涉事学校校长停职,退还学生费用。但遏制乱收费岂能一退了之,这透支教育公信的恶例何时能休!

云南宣威学校“变相强制推销手机”:校长被停职

  云南省宣威市委外宣办25日接受中新网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当地已对媒体曝光的学校变相推销手机问题进行初步处理:涉事阿都乡中心学校校长被停职,大部分学生费用已经退还。

  近日,媒体曝光宣威市阿都乡变相强制推销手机——“不买500元手机+套餐不准学生上学”后,引起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

  宣威市委外宣办称,云南省、曲靖市、宣威市高度重视此事,及时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责成宣威市成立调查组,市工信委、市教育局配合,认真调查,凡涉及相关责任人,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截至3月23日,对涉及到的1100户学生已清退费用997户。宣威市阿都乡中心学校校长已被停职。

  目前,云南省教育厅调查组已经进驻宣威调查处理此事。(王艳龙)

盘点学校的那些“坑”钱手段

  在教育领域,乱收费可谓顽疾,赞助费、补课费、择校费……名目繁多的教育乱收费让人应接不暇。学校,这个曾经被称为“天底下最神圣的地方”正在演变成一个喂不饱的“无底洞”。

  网曝云南景洪一小学强行要求学生购买统一行李

  2月23日,市民张军(化名)带着弟弟到景洪第三小学报到时,却被告知必须在总务处购买统一的行李“三件套”(包括床单、被套、枕套),否则不予安排住宿。尽管已经准备好了一套,张军还是不得不花了150元购买了学校提供的行李。“虽然150元不多,我们也交得起,但就是觉得他们做得不对。”而景洪第三小学校长王文斌则称,并没有要求一定要购买学校提供的行李,而是自愿购买,只要款式、颜色一样就行,学校也没有加价,而是按照购买价格提供给学生。

  景洪市教育局已经责令景洪三小对此进行认真清理,并退还所有非自愿购买行李的费用。

  德州一小学指定书店强制买书 价钱霸道店主蛮横

  据山东媒体报道,按照义务教育政策的规定,中小学生义务教育阶段,不仅不用交学费,而且教课书也可以免费获得,不过在有的学校,老师总会想办法让学生买一些辅导书,前几天,德州夏津西关小学一年级的家长就反应,老师指定书店强制孩子购买辅导书。

  中午11点半,正是夏津西关小学放学的时间。孩子们告诉记者,县城里的那家阳光书店就是老师指定买书的地方,一年级的同学们几乎全都买了辅导书。调查中一些家长告诉记者,老师让买的一共有四本书,有教材详解、课程探究大试卷和两本期末冲刺试题,都是语文和数学两门课程的辅导材料,价格是44块钱,虽然钱不是很多,但他们觉得很不情愿。家长们还反映,夏津县城里的书店有好几家,唯独老师指定的那家阳光书店价格最贵;不过,让家长们感觉蹊跷的是,老师指定让买的那些辅导书,只有阳光书店有,而且书店还很霸道。要买就全买,不买一本也甭要,这样的做法确实让家长们很生气,然而,老师们指定书店强制购书的做法更让他们担忧。

  被强制办高级文秘证 大学生称学校“抢钱”

  3月11日晚,沈阳化工(000698,股吧)大学科亚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原本肃静的晚自习,被一场突如其来的“临时班会”打断了。该专业导员助理突然进入教室并主持了这场班会。临时班会的主题是:没有报名参加高级文秘证培训的同学必须报名,没有来上自习的同学也必须由人代为签字。一时间,教室陷入一片混乱,最后学生们尽管不愿意,但还是按助导的要求,在报名单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们签名是迫不得已,因为不签名谁也走不出教室,可我们真的不想交钱。”该学院一名姓李的同学无奈地说。“报名后就要交300元,不是我们差这些钱,而是我们认为这个证没什么用。”“不管怎么说,学校也不能这样对待学生啊。”工商管理专业很多学生都对这个做法表示不满。

  网曝六安技师学院强制学生去富士康实习

  近日,有网友反映,安徽省六安技师学院强制学生去富士康实习,放弃者将受到延发毕业证、取消国家补助资格,甚至开除等处理。3月21日下午,该校办公室主任向者解释称,学校制定这些政策只是想“吓唬”下学生,不让他们太随意浪费实习指标。

  深圳一所民办学校强制学生买校服 不买不让入学

  “校服都有好几件了,学校还让买,不买还不能报名。”2月17日,家长杨女士向记者投诉称,福田欣欣学校强制要求学生购买校服,否则新学期将不能报名入学。目前,学校方面暂未就此事予以回应。

  据杨女士介绍,欣欣学校位于福田区下沙社区,是一所民办学校。16日是学校报名入学的最后一天,她带着儿子到学校报名,可是学校却要求每位家长缴纳150元校服费,如果不缴纳这笔费用,学校不给报名入学。杨女士说,她的孩子不是新生,过去几个学期,已经买了很多套校服,学校这一做法太不合理了。

  常州一小学强制要求新生购买iPad

  2013年9月2日,王女士致电记者,称她的儿子在北郊小学上一年级,开学前学校开家长会,老师说每个新生都要购买iPad。而且强制规定,iPad必须在学校买。王女士对学校的这一做法表示不满,她表示,孩子自制力差,有了iPad,不但没心思学习,还会影响视力。校方则回应,并非强制要求,事先已充分征求家长意见。

遏制乱收费岂能一退了之

  洗碗费、午休费……名目繁多的教育乱收费让人应接不暇,一次次透支着教育的公信,宣威市阿都乡强制学生购买手机无疑又是一个恶例。

  学校利用新技术手段方便教学、保障学生安全本无可厚非,然而,对于贫困的阿都乡而言,盲目嫁接这些新技术是否有些不切实际?

  学校一方面说没有强迫学生参与买手机,另一方面又给老师压死任务,这实际是以学生受教育权为要挟,何尝不是变相强制?一旦突破自愿原则这条底线,学校背后的目的就令人生疑——究竟是“一切为了学生”,还是学校与商家存在不可告人的“利益纠葛”?

  教育乱收费似乎陷入了屡查不绝的怪圈。学校之所以敢大肆违规,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乱收费的风险成本太低。此前一轮的学校乱收费,最终也只是一退了之。如此隔靴搔痒,何以保证乱收费行为不会死灰复燃?

  更值得追问的是,阿都乡各所学校强迫学生购机,背后究竟谁是主使?究竟存不存在“利益同盟”,谁是隐藏在幕后的真正推手,需要有关部门深入调查,给公众一个经得起检验的答案。而遏制乱收费,决不能仅仅退费了事,必须揪出幕后主使并予以严厉追究责任,只有让伸手者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才能让后继者悬崖止步。(新华日报 任小康)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