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云南省不断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支持,县、乡、村三级基层医疗机构的设施设备等硬件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但与此同时,基层医院却陷入人才“饥渴”的困窘:人才招不进也留不住,年年招却年年缺。基层群众“看病难”亟待解决,基层医院“人才短缺症”亟需治愈!

云南基层医院遭遇“求才”烦恼 医改政策拉升需求量

  尽管拿出了免试给编制、高额安家费等优厚条件,云南盈江县妇幼保健院院长刘永幸还是遭遇“门可罗雀”的招聘尴尬。“两三个小时了,一个都还没有招到。”

  19日,云南省2014年第一场医药类毕业生和毕业研究生双向选择洽谈会在云南中医学院举行,上百家基层医院和相关企业到场纳才。作为一家基层医院的负责人,刘永幸亲自带队参加,希望招聘到紧缺人才,但在现场呆了一个小时没有收到一份简历。之后,面对寥寥几名应聘者,他拿出:免试入编,获聘给予3万元安家费,医院环境、设备不错等“看家功夫”揽才。现场面试,他询问的是应聘者愿不愿意去等几个简单问题。整个看上去,他更像一个“推销员”。

  “我们今年计划招收6个人,但可能还是招不够。”刘永幸说,去年他们到云南中医学院、昆明医科大学、大理学院等地招聘没能完成招聘计划,今年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在他看来,盈江当地很多医院都缺人,但当地经济相对落后,考上医学类的人才又少,外地很多人又不愿意去,加上医患关系紧张,想要招聘到合适人员实属不易。

  遭遇招聘尴尬的并不只是刘永幸一人。许多县级卫生局或者医院都面临着“吃不饱”或者偏紧的招人状况。还需要紧招32名带编医疗人员的砚山县卫生局招聘了一早上也只有7人有意向。

  “这几年来,我们每年都在招聘,但缺口还是很大。”砚山县卫生局人事股长梁静说,“我们都尽最大努力提供平台,比如可以根据自己兴趣爱好选科室、提供外出培训等,但是在影像、临床等紧缺方向,依然招不够人。”

  “有的愿意在省城里当‘临时工’(无编)也不愿意下去。”梁静称,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医疗体制改革推进,老百姓对健康的需求增加,使县级医疗卫生机构面临着很大的人才需求压力。

  砚山县卫生局目前空编383人,另一个县澜沧空编230多人。砚山正计划按文山州安排放宽条件招考。

  与基层医院冷清相反,大医院展位前可谓“门庭若市”,云南省中医医院即是最受应聘者欢迎的医院之一。该院招聘展位前被应聘者挤得水泄不通,2小时内即收到180多份简历。

  云南省中医医院人事科科长吴亚琳介绍,今年该院共招聘260余人,当日招聘的170多人为聘用制人员,4月将进行选拔考试。随着医院建设在云南有一定影响力,大学生应聘踊跃。“前面在编招聘的94个岗位,更有1500人报名,竞争激烈。”

  吴亚琳认为,受欢迎是省里平台与基层医院不一样,且医院专家多可以带新入职者,这样他们成长就会很快。“最关键的还是在省城收入肯定会更好一些。”

  到场参加应聘的张同学的想法印证了吴亚琳的观点。他说,当天是他第一次参加招聘会,但他仅给西双版纳的一家州级医院投了简历。“虽然县级医院提供编制,但待遇、成长方面还是不如更高一级别的地方,所以暂时不考虑。”

  云南中医学院就业创业指导中心主任李正良说,招聘会上经常会出现医院“抢”学生的情况,学生犹豫就会催着签协议。为了吸引本科以上的人才,好多县都台了更优惠的政策,比如安家费、住宿等,这种政策在其他类的院校里面,或者其他行业里面估计很难碰见。

  “可能全省或全国的学生就业都感觉比较严峻,但是医学类学生这几年还比较俏,算是迎来了就业春天。”李正良说,从2009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加强医疗卫生的文件和政策,这些政策给医疗卫生事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比如许多县扩建医院、改善硬件,但人不够,所以人才需求旺盛。“我们医学类毕业生并不多,全省卫生系统人才缺口肯定上万人。”县乡一级十分缺乏,特别是乡镇有很大的人才缺口。

  针对县乡一级很难招到本科以上医疗人才一事,李正良建议,学生应该结合自身能力和价值观综合定位选择。另外,政府也可以采取定向培养,提供更好发展舞台供学生发展等举措,改善这一状况。(王艳龙)

 

分析:为何“年年招、年年缺”

  基层医疗人才短缺,除了人才培养总量不足与需求量增大外的客观因素外,一些毕业生宁愿选择在省里或州市的三甲医院做合同工或临时工,也不愿意到有编有岗的县级医院工作。

  对此,富宁县卫生局局长分析了3个原因,一是三甲医院学习资源多、氛围好,对日后考取医师执业资格证并全面发展比较有利。同一个班的医学毕业生,在进入城乡不同等级的医院就业三五年后,业务水平会大不一样;二是从业于不同级别、有无编制岗位的医院,待遇差别不是很大,而且三甲医院无编制人员待遇还会高于基层医院有编制人员两至三倍,同等职称医师,在基层医院的绩效也相差二至三倍。三是由于边疆条件艰苦,交通没有区位优势,医学类人才本就供不应求,毕业生就业机会较多,基层缺乏吸引力。

  以绿春县医院为例,近几年每年投入1000万元左右购置医疗仪器设备,早已告别了过去医师诊疗靠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老三件”等简陋设备辅助的时代。然而,由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近10年基本没招人,医护人员的年龄结构“像杠铃一样两头大中间小”。目前,有专科及本科学历的医护人员仅约15%,且每年还有4至5人调走或辞职。医护人员基本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计。

  迪庆州招聘医学毕业生难,除了当地特殊的自然环境外,本地教育教学质量不高,学生能通过高考学医并返回家乡服务的人本来就少。加上执业边疆贫困地区医疗机构压力重、环境差、待遇低,少量的医学毕业生宁愿改行参加公务员考试,也不愿从医。

  因为专业人才招聘难,以及部分培养成熟的骨干人才调动或辞职,目前富宁县各类医疗机构的290个编制,有在编人员203个。“有编有设备但没有人”,已制约当地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据富宁县妇幼保健院负责人介绍,该院现有35个医护人员中,儿科、门诊、临床、妇产科4个科室,分别只有一个40来岁的专业医师。“如果有一人休息,科室就得关门。如果再干几年没有后续人才顶上,就断根了”。

求解:如何破解人才“短板”

  基层医院卫生部门负责人普遍认为,由于基层医院人才短缺,医疗技术力量及水平存在差异,导致服务质量难以保证。基层群众“看病难”已从过去的没钱看病,向能否就近“看好病”转变。

  如何破解县级医院“招不进、留不住”,“年年招人、年年缺人”的矛盾,让紧缺走俏的医学毕业生“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有发展”?受访县级医院负责人认为:应依据县域社会经济、人口发展、医疗卫生资源现状以及医疗服务需求,根据县级公立医院功能定位,按照床位人员1比1.4的比例,重新核定人员编制,其中,专业技术人员不低于编制总数的85%,临床一线护士编制不少于每病床0.4人,建立总量控制、统筹使用、动态管理的编制政策。

  要适度加快医学类院校的建设,并扩大招生规模。近年来,我省各类高校已增至60多所,但医科类高校及专业生总量不多,特别是专业性较强的临床、麻醉、口腔方面人才奇缺,有的县级医院多少年都难以满足进人的需求。

  其次,解决当前基层医疗单位人才紧缺难题,需完善鼓励医科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政策指导,要进行综合配套改革,让医科毕业生感到在基层也能有所作为,自身价值能得到社会认可。

  另外,建立灵活多用的用人制度,在招聘条件上创新。应根据其工作内容主要是治疗常见病的特点,适当放宽学历、专业论文、外语等条件限制,让通过自身努力考取医师资格证的非本科生到县级医院工作。

  最后,落实县级医院用人自主权,全面推行聘用制度,坚持竞聘上岗、按岗聘用、合同管理,建立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灵活用人机制。此外,要用足省政府关于县级公立医院引进高级职称和本科以上卫技人才不受人员编制限制的规定,积极吸引高、中级技术人才及学科带头人、高等医学院校毕业生到县级医院工作。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