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600所地方本科院校将转向应用型”的消息频现报端。这一被教育部相关负责人称作“高教领域革命性调整”的改革,被寄予了“终结大学生就业难、企业用工荒的‘冰火两重天’”“打破高教同质困局”等众多期待。面临“就业难”和“用工荒”,云南也将逐步推动2000年以后升为本科院校的19所学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做未来的顶级蓝领,你有意愿吗?

云南19所本科院校将转型成应用技术大学

  26日,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邹平在“第二届全国重点网络媒体云南高校行”活动启动仪式上透露,云南将逐步推动2000年以后升为本科院校的19所学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

  邹平说,现在教育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没有分开,导致出现部分问题。目前,中国教育出现了进行分类管理和分类指导的变化,云南高校要主动适应这种变化,才能找到自己定位和发展空间,学生面向市场、职业导向,将来就业也会有很大改观。

  邹平表示,云南正在建设现代职教体系,努力构建学生可以从中职读到本科、硕士的模式,这些学校转型后,政府将拿出部分资金支持其转型发展。

  “转型学校原来多是师范类和行业性院校,转型为应用技术大学有一定困难,需要逐渐推进,需要一个过程。”邹平称,转型中首先要解决学校转型定位问题,包括特色、教育目标等;要进行专业结构和专业改造,学校部分专业需要砍去或者改善提升;要对学校课程进行调整,使之符合应用型学校办学需求;要解决学校教师问题,增加应用型教师,包括请企业人员任教,老师到企业学习等;另外,要建立学生实训基地。广泛建成校内、校外实训基地,为学生提供锻炼动手能力场所。

  截至2013年,云南省有高校69所,在校大学生79万人。

  此外,邹平还介绍,教育部2012年提出建设的滇西应用技术大学,现在在教育部指导下,正编制试点计划,未来将形成“一个总部,多个特色学院”的办学模式,培养服务滇西特色优势产业的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

  “全国重点网络媒体云南高校行”活动由云南网发起。今年,来自中央及全国各省重点新闻网站的记者将走进云南五所高校进行采访报道,挖掘云南高等教育特色亮点,呼吁社会对西部高等教育事业给予更多的关心和支持。(中新网 王艳龙 李斌)

本科专业教育转型势在必行

  中国的经济产业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中国靠加工制造业(OEM)发展了30年,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已经过去。中国产业必须转型升级,成为原始设计制造国(ODM),提高中国制造和中国装备的市场竞争力 。制造业如此,其他产业也如此。变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从“人口红利”转变到“人才红利”,关键是培养巨量的创新专业人才。

  国际最大的人力资源公司Manpower每年一次的产业人才缺口调查,2013年涉及42国38000公司,其中35%完不成招聘计划。造成全球人才缺口主要原因是求职者缺乏职场所需的能力素质技能和经验。而就中国调查的数据表明:2013年人才缺口比2012年上升12%(全球平均上升1%);十大缺口人才包括研发人员、设计师、工程师、技师技工等高中低各层;本科教育与人才缺口相关性最大,高职其次,研究生教育也有份。这些都与全球调查的情况不一样,反映了中国现阶段发展对高端人才需求旺盛的特点。

  中国现在每年有700多万新生进入高校学习,是全球最大的高教规模。但经过大学教育后,很多人面临“就业难”。

  大学生毕业即失业,给贫困家庭造成巨大问题,也带来社会不稳定因素,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另一方面,产业转型升级缺乏新鲜血液,企业面临“招人难”,成为国家发展的瓶颈。全球人力资源市场的这一悖论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201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就被授予研究这一悖论的三位学者。大量事实表明其主要原因是专业教育目标与职场人才需求脱节。

  最近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现代职业教育要“培养数以亿计的工程师、高级技工和高素质职业人才”,要“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型高校转型”。这把职业教育培养人才范围从中低层扩大到高层,从中职高职教育扩大到本科以上;并且规模是“数以亿计”!这些职业人才的培养涉及工、农、医、商、法、管、文各专业,包含中职、高职、本科、硕士、博士各层次。

  哪些大学应当属于“应用技术型高校”呢?笔者认为,中国95%以上的大学本科都应是“应用型”本科专业教育,国外称为“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 (UAS)”,即“应用科学大学”或“应用科学与技术大学”。它可涵盖所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应用专业。中国把这一类学校称为“应用技术大学”,翻译有问题,容易引起误解,似乎排除了非技术类专业和研究型技术大学。技术没有“应用”和“不应用”之分;只有科学才有应用和纯理论之分。“应用科学与技术大学”可以分为不同层次:教学型、教学与研究型和研究型,但都是面向职场的“应用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是世界公认的顶尖研究型大学,但它也是应用科学与技术大学。它的本科工程专业教育目标就是为职场培养创新和领军能力的工程师。MIT的本科毕业生绝大部分都会读研,但不论他们最终学历是硕士还是博士,毕业后80%以上还是在产业做工程师,是典型的“工程师摇篮”。

  研究型技术大学属于现代职业教育的例子很多。俄国两所最拔尖的工科大学“莫斯科鲍曼技术大学”和“圣彼得堡工业大学”都是拥有几十个院士的研究型大学,但他们的官方分类都是“联邦国家预算高等职业教育机构”。俄国的各层专业教育都被划分入现代职教体系各层之中。世界许多一流技术大学,虽然不冠以“职业教育”名称,但他们都是“应用型”大学,没有疑义地要“面向职场的人才需求”,因此属于现代职业教育范畴。

  真正纯理论的本科专业教育,只限于极少的科学领域(数学、物理、化学等),也许可把它们称为“学术型”或“纯科学型”本科。尽管它们的知识体系是属于纯理论的,但是学生毕业后还是要到职场如科研院所、学校等就业。他们在校期间除了学习专业、从事科学研究和实验外,也要面对将来就业的职场岗位需求培养非学术的素质和能力,如团队合作、有效沟通、终身学习、职业道德、创新思维、社会责任等,也要按照未来职场的需求培养。

  因此,可以说,”面向职场需求“,满足“学生求职”和“职场求才”是最大利益相关者的期望,是所有本科专业教育都要关注和实践的基本方向。要根本转变“自娱自乐”的传统高等教育模式:自定目标、自定过程、封闭实施、关门验收。这就要按照职场对人才的需求确定培养目标,求职导向,学校和产业深度合作,引进产业的专家和职场资源,使学生在校期间有实训实习的专业实践机会,由利益相关者评价学校的培养质量。从本质上来讲,这就是广义的职业教育,也就是现代职业教育。中国所有应用科学与技术大学都要转型到面向职场的现代职业教育轨道上来。(中国青年报 作者:查建中)

就业是高校“转型”的支点

  据媒体报道,国家教育部的改革方向已经明确:国家普通高等院校1200所学校中,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转型的大学本科院校正好占高校总数的50%。

  时下临近大学生毕业季,学生就业又到了躁动不安的时节。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727万,比去年增加28万,毕业生就业形势更加严峻。而春节过后,全国多省份的企业老板又度过了纠结无奈的几个月,忍受着技工荒。现在看来,这种“大学生过剩”与“技工严重缺乏”冰火两重天的反差格局,就会慢慢地得以改变。

  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转型职业教育,显然有助于其发挥原有优势,集中精力办好职业教育,进而提高我国职业教育的整体实力,也能通过良性竞争改变目前职业教育“闭门造车”、“纸上谈兵”的现状,更好地迎合市场需求来培养人才,改变目前大量大学毕业生找不到专业适口的工作,而企业急需的技术工种却无人应聘的尴尬局面。

  另一方面,本科转型职业教育面临的最大困难,依然是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转变人才观念,消除社会歧视是当前的第一要务,也只有解决好了这个问题,才能解决职业教育学校的生源问题。如果家长不愿意送子女读职业学校,职业教育也将行之不远。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既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思想的影响,也有对技术技能型人才不够重视、不够尊重的社会现实原因,要消除自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当下,我们需要尽全力为“职教”正名,校正“职教”理念。要做到:加大职教对强国意义的宣传,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消除“职教歧视”,促进形成“崇尚一技之长、不唯学历凭能力”的社会氛围;出台优惠政策,充分肯定职教毕业生的社会价值并提高其工薪水平,激发年轻人学习职业技能的积极性;创新职业教育模式,打通从中职、专科、本科到研究生的上升通道,使人们认识到学习技术与拿大学文凭没什么不一样;提高职业技术教师的准入资格和福利待遇;引导、支持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等等。

  提升职业教育的层次和地位,是一个明确的信号,目标是培养数以亿计的工程师、高级技工和高素质职业人才,为广大年轻人打开通向成功成才的大门。这无论是对提高“中国制造”的品质,还是促进社会阶层流动和社会公平,都功莫大焉。还愿职业教育的春天早点来到。(辽宁日报)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