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1日,一场大火无情地吞噬了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过火后的古城一片狼藉,景象惨不忍睹。这让每一个来过并喜欢这里的人感到震惊,失望,痛心与惋惜。然而,近日云南宣布拟用3年重建古城独克宗的消息让我们期待独克宗的涅槃,并早日重现古城昔日的繁华。

独克宗古城3年完成恢复重建 防灾基础设施将加强

  15日,记者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获悉,独克宗古城恢复重建的总规划已经出台,迪庆州计划投入12亿元人民币在三年内完成重建工作。加强防灾减灾基础设施的建设成为了重建工作的一项重点。

  据了解,目前民居恢复改造的准备工作已经启动。民居是古城和藏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迪庆州将遵循“修旧如旧、建新如旧”的原则,按照原工艺、原结构、原型制对独克宗古城进行恢复,保持古城原有的历史文化特色。

  规划指出,在保留道路骨架和原有街巷形态、格局位置的基础上要优化消防通道,将在古城新建一座专业消防站,配备适用的消防设施。针对迪庆州的寒冷天气,将建设防冻消防水池、提高防冻消防栓的密度。针对居住、餐饮、住宿、娱乐、商铺等不同的民居用途,完善防火墙、烟雾探测、喷淋系统、防火水缸、灭火器等民居消防设施建设。建设火灾监控、安防联动等系统来提高应急处置及紧急救援能力。

  除了加强消防措施外,迪庆州还将针对重点保护的建筑和民居,通过技术手段来提高建筑的抗震性,并根据需要恢复并重建应急避难场所,通过这些举措来提高古城整体防御灾害能力。

  另外迪庆州认为,恢复重建既要考虑延续古城历史文脉,传承和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又要注重提升古城的宜居功能和旅游休闲功能。将按照适度开发的要求,对古城内经营性店铺进行总量控制,对其店铺性质和经营内容进行必要的规范。

  独克宗古城始建于唐朝,距今已有1300多年,拥有中国目前保存最好、规模最大的藏式民居建筑群。今年1月11日凌晨1时37分,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造成335户、242栋房屋受灾,部分文物、唐卡等佛教文化艺术品被烧毁,经济损失超过1亿元人民币。经统计,过火面积占古城保护规划区面积的4.38%,占古城核心保护区的17.81%。(中新网 赵静)

专家共话古城涅槃路

  云南省住建厅原总规划设计师韩先成,昆明理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朱良文,云南方城规划设计事务所所长孙平,出生于昆明的当代知名艺术家叶永青,曾多次参与古镇调研的昆明学院社会管理学院社会学者刘芳,云南尚博智库旅游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敏以及香格里拉县县长肖徐,迪庆州政府新闻办副主任杨金华,香格里拉县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杨超,还有86岁的独克宗老年协会的老会长叶德祥等等,这些古城居民、专家、学者及官员曾组成圆桌论坛,共议独克宗古城的涅槃之路。

  A 重建应避免古城过度使用的怪圈 

  叶永青:我们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对火灾之后所遗留的内容进行调研,明确哪些遗址是值得保留的,哪些废墟是应当进行整理的。

  独克宗古城直到它的毁灭,实际上都处于一个重建的过程。在2002年,这座衰败的古城就曾险遭拆除重建,本来,在当地政府与同济大学的旧城改造方案中,准备推翻重新建设成藏式新城。我当年四处奔走,力阻并建议改为保留与修复方案,以及在保留修复基础上提出香格里拉的概念。这个提议深得当年主政的徐荣凯省长的支持,我随即参与在独克宗古镇的省政府、州政府现场办公会,被聘为该项目的艺术顾问。国家专项拨款7500万保护修复独克宗古镇,普达措国家公园申请立项,香格里拉的百年古镇得以在原址原建复兴。而之后的独克宗古城的过度使用,则是值得人们深深反思的。

  当年确定的独克宗古城中可以使用的民居有100多座,不能使用但仍要保留在古城当中的民居遗址也有100多座,但最后这些原本说好应当被保留的民居还是被“重建”了。如果还是局限在传统观念中的恢复重建中,那么看到的仅仅是独克宗古城的那些所谓资源和产品,古城的发展还将沦陷到过度使用的怪圈当中。

  刘芳:居民在城里面居住,保存了原有的生活文化、模式、人文、自然都得到了传承,这才能保持古城原有的特色。像江南乌镇,很少有人居住在古镇里面,仅仅成了一个旅游观光的小镇,没有生活气息。

  恢复修建过程中,政府、投资商、原住居民三者之间的关系是要特别看重的。不能因为开发商统一开发规划就把原住居民原有的生活方式、结构全部发生改变,让古朴的建筑风格,特色文化都被开发商、投资商弄得千篇一律。并且对于那些原来在古城生活条件不好,房屋需要修葺的原住居民们,政府要给予关注,给出相应的指导规划。

  B 要先考虑避灾措施

  韩先成:大火教训很惨痛,从原有的历史古城的格局来看,独克宗古城的道路比较狭窄,消防车无法进入街道,也没有相应的避难场所。如果要恢复重建,消防措施和避难场所肯定是要首先考虑进去的。电路老化、管理松弛这些都是火灾损失重大的原因,在着手重建的时候肯定得把保护措施做到位。街道可以适当地考虑拓宽一点,还可以适当地考虑降低一下建筑的密度。

  孙平:让原住居民生活方便一点,政府要把握主导作用,商业开发不要过重,尊重历史痕迹,不要有较大的改变。

  杨超:要“修旧如旧、建新如旧”,肯定还是要修建藏式房屋,那么势必还是得以木板为主,否则就不像了。但是木板房确实容易起火。

  叶德祥:我在老屋出生,儿女在那里出生,对老屋非常有感情。希望政府能在原地重建古城,恢复古城的“古”字,让自己和儿孙留下一些念想。其实按照规划,古城房子之间的间距根本没有那么小,很多时候是有些人不自觉,你家占一点,我家占一点,使得通道非常狭窄。希望政府在规划重建时,一定要杜绝占道现象,把消防安全通道留出来。古城道路寸土寸金,钱和命比起来当然后者更重要,各家哪怕少一点地,也要将消防通道留出来。

  C 重建中需要哪些新理念?

  叶永青:在独克宗古城的恢复重建中,原址原貌是需要基本遵守的基本原则。公共空间的概念也需要着重地引入到古城的重建当中。公共空间可能并不是被完全使用的空间,但肯定是这座城中供人停留、让人参与的空间。

  刘志敏:独克宗古城不要雷同,在滇西旅游一线上,现在呈现给人们的众多古城都与酒吧文化、多元商品文化、休闲文化结合,这是独克宗古城在恢复重建和再次发展中所需要避免的。藏文化是独克宗古城区别于其他古城所具有的独特元素。在独克宗古城的发展中,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藏文化、吐蕃文化、以及宗教文化的体现。而不是摊大饼、复制性的古城发展模式。

  独克宗古城的发展应当从大火中吸取教训。之前的古城,人们置身其中感受到的不是香格里拉应有的生活,而是一种变形的现代生活方式,并没有体现香格里拉的独特要素。

  一些基于文化、宗教而成长起来的旅游目的地,值得独克宗以及香格里拉去思考。例如不丹也与藏文化相关,它所形成的是一种生活幸福指数的氛围,正是这种氛围的创造,吸引了高端消费的旅游者,更重要的是这种吸引是从心理深层产生的。

  刘芳:有些居住在古城里面的原住居民生活其实很成问题的。他们的房屋不在繁华的主干道上,没有商业旅游的带动发展。有的为了生计不得不出去打工,有的想要维护下自家的房子,但又因为在古城区域,受到政府法律的限制,自己又不能轻易随便动。这些原住居民的生计问题也需要得到重视。

  D “修旧如旧、建新如旧”如何体现?

  韩先成:建新如旧,就是说恢复重建的建筑、文化都要跟以前是一样的。

  朱良文:每个古城都有自己原有的特色文化。通过以前对丽江古城的灾后修复的一些经验和教训中得出,如果要修复独克宗古城,一定要以当地的工匠为主,找准当地的文化特色,原来的特点,内涵文化。房屋的架构、屋顶坡度、装饰方面都要与以前的一样。从一个细小的装饰,一个雕花上反映当地的内在文化。

  孙平:尊重历史痕迹,建筑、材料方面尽可能地遵循原有的建筑方式,不要有太大的改变。要保留原住居民居住在古城内的传统文化,保留原汁原味的民族特色。

  肖徐:在古城的重建方面,肯定要进行统一规划,但规划之后,还将请专家进行论证。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房屋质量,都将统一进行考虑,充分吸取本次大火的教训,包括消防设施等,都将高标准设计,但房屋建筑结构肯定会延续藏式建筑风格。

“1.11”火灾前的云南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

  2014年1月11日,云南省迪庆州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发生火灾,过火面积约1平方公里,整个独克宗古城的面积是1.5平方公里,2/3的古城都被烧毁。古迹被烧毁,其蕴涵的文化也化为灰烬,无不让人觉得痛惜啊。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独克宗"古城。“独克宗”是香格里拉古城的初始叫法,唐仪凤、调露年间(公元676-679年),土蕃在大龟山顶设立寨堡,名“独克宗”。“独克”在藏语里意思为白色,象征月亮;“宗”为城堡,意为“月光城“。位于海拔3300多米的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的独克宗古城,始建于唐朝,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独克宗”藏语寓意为“月光城”,和丽江一样曾是滇藏“茶马古道”上的重镇。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当地加强了对独克宗古城的保护和修缮工作,重现了这一具有独特民族文化特色古城的历史风貌。如今独克宗古城已成为香格里拉县的精品旅游景点,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海内外游客。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