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8日,云南“单独两孩”政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合规的家庭准备好了吗?要不要再生一个?你是怎么考虑的呢?

云南启动“单独两孩”政策 2016年或现生育高峰

  云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28日批准通过《云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决议(草案)》,标志着云南省“单独两孩”政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云南省人口计生委主任陈云生介绍,该省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因计划生育因素,全省少生了1600万人,有效遏制了人口过快增长的势头,创造了较长的人口红利期。

  数据显示,从1971年到2013年,全省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分别由38.11‰、30.09‰下降到12.5‰和6.17‰。1971年,全省总人口2593万人,出生人口97万人,净增77万人。2013年,全省总人口4687万人,基数增加80%左右,但出生人口59万人,相比减少40%;净增人口29万人,减少62%。

  在“单独两孩”政策实施的最初5年,云南省可能出现一次集中生育现象,集中生育最为突出的时段预测在2016年,全年出生人数预测增加12万人,出生率预测上升2.5个千分点。2018年后全省总体人口增长将回归正常水平。(记者 史广林)

70年代以来 计划生育政策让云南少生1600万人

  自20世纪70年代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云南省共少生1600万人,人口再生产类型实现了由“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的传统型,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现代型的历史性转变。

  计划生育在云南省的实施,极大地缓解了人口对资源环境和社会就业的压力;创造了较长的人口红利期,为经济社会长期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有力地促进了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存发展状况的改善;为云南可持续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战略回旋空间。

  【数说“少生1600万”】

  少生1600万人,按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人均0.8亩耕地警戒线计算,共节约耕地1280万亩;

  少生1600万人,按年人均消耗粮食0.35吨计算,每年节约粮食560万吨;

  少生1600万人,相当于世界人口最少的80个国家或地区的总和;

  少生1600万人,相当于1个尼日尔、2个瑞士、3个芬兰、4个刚果、5个巴拿马、10个卡塔尔、40个文莱、100个圣卢西亚。

  少生1600万人,相当于现在昆明市、曲靖市、玉溪市、丽江市、迪庆州的人口总和;

  少生1600万人,相当于10个海口市、20个官渡区、50安宁市、100个富民县、400个贡山县;

  少生1600万人,相当于天津、西藏的人口总和。(云南网 念新洪)

网上民声

  “单独两孩”政策陆续落地,广受欢迎。但生还是不生,让不少年轻父母感受到了“选择的烦恼”。事实上,近几十年来,中国的家庭结构和婚育观正在悄然巨变。面对这项新政策,符合条件的父母们有哪些考虑,哪些因素会影响他们的选择?

  生易养难让我迟疑

  我与老公都是80后,独生子女,原本都抱着必生二胎的想法,希望孩子可以在兄弟姐妹的陪伴下健康幸福地成长,长大后也可以互相依靠支撑。但现实的压力让我们变得迟疑,这种迟疑很大一部分缘于对孩子的爱。

  我当了妈妈之后,孩子每一天的成长都给我带来惊喜和幸福,我对孩子的爱也越来越深,超越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由于我们夫妇都是上班族,老公在外地工作,产假结束后不得已把孩子交给公婆带。一边忙于工作,一边又对孩子满心牵挂,担心食品安全、交通安全、校园安全等问题,而老人安全意识跟不上时代,对突发事件的判断力迟钝,这让我对是否再要一个孩子犹豫不决,甚至望而却步。生易养难,不是担心抚养成本,而是害怕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能力保护我的孩子。 (@毛毛)

  亲情是幸福的“底料”

  我有两个姐姐,年龄相差不大,家里虽穷苦大家却很幸福。小时候,别人家孩子吃一个苹果,我们姐弟仨吃一个,抢先啃“大口”也有滋有味;长大一些,姐弟仨抢一部电视,我成功坐到了两个姐姐身上,昂首把《冬日恋歌》转台到《灌篮高手》;少年时,我沉溺游戏,是姐姐们陪着母亲挨家到网吧找寻我的身影,把我“拉”回正道;再大了,衣服是姐姐买的,每月话费是姐姐交的,我积攒了半年补助为姐姐买了新款手机,姐姐怕丢了,每次睡觉都放在枕头下。如今,姐姐们用“舅舅来了”为两个小外甥演绎着类似“狼来了”的温馨故事,年夜饭满满一桌子的愉悦感动……

  我逐渐发现,那些所谓的精力、压力、负担都是浮云,而亲情才是渲染幸福生活、构建温馨家庭、续写温暖故事的“底料”。正是因为一家人相互拥有,才明白血浓于水的亲情真谛。为了再多一个至爱亲人,生! (@良帅)

  盼了7年,总算有进展了

  昆明市民杨女士年近40岁,大儿子7岁,已经在上小学。“在儿子出生后不久,我们就很想再要一个孩子,但是当时政策不允许。”杨女士说,自己和老公都是公务员,老公是独生子,自己有个姐姐,所以之前,再生一个孩子的愿望在他们家里基本是不可能实现的。

  “儿子三四岁的时候,也希望能有个小弟弟。”杨女士说,当时已经有了双独家庭生二胎的政策,不过他们家庭不符合,为此童言无忌的儿子还说:“要是没有姨妈(杨女士的姐姐)就好了。”

  直到去年,国家“单独两孩”政策通过,杨女士才看到了希望,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但两口子还是非常默契地一致决定再生一个!已经上小学的儿子也非常支持,一再表示自己想要个小妹妹。

  于是,从去年开始,杨女士一家就密切关注着“单独两孩”政策在云南的落地情况,只要一听到风声她就激动。而云南将落地执行“单独两孩”这一政策,这时的杨女士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很有一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节奏。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