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将“启动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如何真正遏制“车轮上的腐败”再受关注。回到我们身边,期待看到“昆明车改之路如何前行”。

昆明公车改革历程回顾

  2005年 补贴被疑过高 昆明车改不了了之

  2005年,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高新技术开发区3个试点单位成为昆明市公务用车改革的“吃螃蟹者”,3个开发区的公车除公安用车外全部封存,准备向社会公开竞价出售。当时的计划是,如果车改试点成功,就要在全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全面推行。当时采用的是取消公车,分行政级别给予相应补贴的方式进行。

  当时公开的车改补贴具体标准是:副厅级官员月补助1800元;正处级实职官员月补助1500元;副处级实职官员月补助1300元;正科级实职官员月补助1000元;副科级实职官员月补助800元;科员、办事员月补助500元。谁料,改革方案一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市民普遍认为补贴太高。

  来自各个层面的阻力最终导致昆明2005年的车改难以实施。当时为了推行车改,昆明市专门从各单位抽调人手成立了一个车改办,但实际上并没有明确这个车改办的权力究竟有多大。到最后,车改办已名存实亡,车改也就不了了之。

  2010年 人车分治 初见成效

  2010年1月,云南省昆明市4个区启动车改试点,共清理封存920辆公务用车。其中,半数车辆经评估后拍卖,剩余车辆(报废车辆除外)或用于组建各区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或划拨执法部门。

  同时,区财政根据每个单位实际在编人数,按每人每月400元的标准把公务交通经费划拨到各单位的公务用车专用卡上,由各单位统筹使用。专用卡的使用范围为:购买公交车IC卡;使用区机关事务管理中心公务车费用;私车公用时产生的维修、加油费用;其它社会车辆租车费用。每月没用完的费用可转到下月继续使用,超支财政不补。

  这项改革实施一年后,效果显现。据官方数据,一年来,节约财政支出2000余万元。同时,八成公务人员出行观念得到改变。而试点区域共涉及920辆公务用车,改后只保留258辆。试点单位不许再审批购置新的公车,也就不再产生车辆购置费用。

  此次“昆明车改”最突出的亮点有二:一是人车分治,二是费用到卡不到人。昆明车改试点一年后,已有八成试点范围内的公务员采用公共交通这种方式来外出办公。昆明市的“公车改革”确实取得了明显效果。

昆明车改之困

  "如履薄冰,如坐针毡。"曾任昆明市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的季志远是昆明市公车改革方案设计者之一,他在回忆起五年前的公车改革时连连感叹:"自下而上改革很难,很难。"

  季志远对于昆明车改的感受,正是过去20年间中国公务用车改步履维艰的一个缩影。与国内其他地方的同行一样,季志远和他的同事们,在没有上级政策指导的情况下,力求结合当地实际治本。

  但囿于财政和地理环境等多重因素,季志远们没法像东部发达地区的同行们那样,推行货币化、市场化和社会化的改革,而是选择了"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这种非货币化模式,试图通过加强管理的模式,来根治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乱象。

  如今面对中央确定的以社会化、市场化为导向的改革原则,昆明模式的车改能走多远?

  非货币化初衷

  "个人认为货币化还是好一些,非货币化只是过渡。"距离昆明试点车改已经四年,季志远对于自己当年参与设计的公车改革方案已经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他承认目前昆明的车改模式并没有完全达到治本的效果。

  在季志远看来,货币化车改把补贴分配到每个人头上,有利于最大程度地发挥支出效能,把政府的公务出行交给社会,可以有效避免不廉洁行为。

  时任市纪委党风廉政建设室主任的季志远在调研中发现,虽然面临舆论压力,但已有的货币化补贴试点方向正确,多数干部职工也支持私车公用。但"一刀切"的补贴方式不尽合理,基层和一线业务部门的公务交通由于更加频繁,补贴入不敷出。

  昆明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苏建民认为,货币化改革在云南要推广面临着现实困难。

  昆明的三个试点区主要是在主城区,公共交通发达,而云南边远地区和山区交通非常不便,越到基层交通困难越大,有些村子距离乡镇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一般的补贴标准不仅不够租车,在偏远地区也很难租到车。

  "货币化补贴改革到基层难度很大,补贴少了保证不了工作,多了财政承担不起。"苏建民说。

  货币化车改的不足,在国内其他地方试点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但在西南城市昆明却成了更加严峻的现实考验。

  对于季志远和他的同事们来说,如何杜绝公车私用、降低行政成本并提高公务出行的效率是改革的初衷,但昆明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不可能有大笔的财政支出支撑货币化补贴改革。

  "经过大量的调研和考察,并学习借鉴外地做法,我们结合昆明的实际,提出要进行非货币化改革。"季志远表示。

  而选择此方案的另外一个背景是,2007年公务员工资阳光化后,车补作为一项地方性改革津贴很难获批。他说:"这种自下而上的改革,由于没有上级政策,发补贴没有依据,省里不可能批准,老百姓也不答应。"

  "剥夺性"改革

  "这几年走过来相当不容易,四区干部确实做出了牺牲。"季志远在总结昆明车改时称其为"剥夺性改革"。

  在车改实行一年后的2011年初,昆明市纪委对主城四区试点进行调研发现,超过85%干部群众对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持赞成和部分赞成态度,但调查对象中仅有16.45%选取租用机关服务车队车辆公务出行。调查显示,仍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认为,自己的公务出行在车改后受到了影响,对车队的服务保障模式感觉一般和不满意的将近70%,而使用服务车队车辆感觉一般和不方便的占到了75.61%。

  其中,不方便和不满意的主要原因是,车辆租用手续繁琐,车辆派遣效率不高,相关流程还停留在传统的手工操作层面上,没有充分依托电子政务平台实现用车和管理的网络化和无纸化。对于定额包干标准,更是普遍反映偏低,使用不够方便快捷。

  时隔三年,记者在昆明采访时发现,车辆管理和派遣使用还停留在传统的手工操作层面等问题依然存在。多位不肯具名的公务员向记者表示,改革后用车不够方便,在相当程度上会影响到公务出行的效率。

公车改革要尽快趟过“深水区”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启动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短短十个字,意味着酝酿多年的公车改革将在今年得以启动。(3月6日 京华时报)

  关于公车改革的话题其实早已算不上什么新闻。多年以前就有关于改革公务用车的相关规定,全国多地也有不同的尝试。但热议多年的公车改革为何没有真正落实,以致出现只闻雷声不见雨点的尴尬局面呢?

  2011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工作的通知》,强调要加强和规范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加强公务用车编制管理,重新核定党政机关一般公务用车编制,制定执法执勤用车编制管理办法,制定在京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指标管理办法。《通知》的出台,再一次为加快了公车改革的步伐。

  2013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坚持社会化、市场化方向,改革公务用车制度,合理有效配置公务用车资源,创新公务交通分类提供方式,保障公务出行,降低行政成本,建立符合国情的新型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公务用车实物配给方式,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保留必要的执法执勤、机要通信、应急和特种专业技术用车及按规定配备的其他车辆。普通公务出行由公务人员自主选择,实行社会化提供。取消的一般公务用车,采取公开招标、拍卖等方式公开处置。

  一时间,“取消一般公务用车”的公务用车改革再次引发广泛关注。有人为此拍手叫好,也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当然也还有不少人反对。但一阵喧嚣尘上之后,公车改革的话题似乎又由热变冷,没了说法,不了了之。

  笔者认为,要想落实“取消一般公务用车”的新规,还需政府打出公车改革“组合拳”,及早出台更具指导性和操作性的配套政策,对出现取消的一般公车如何处理、公务用车司机如何安置、用车补贴如何发放、怎样提高公务出行效率等问题及早预判,不能遇到“硬骨头”就退缩,再次出现只打雷不下雨的局面。

  2014年政府报告中明确提出“启动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又向前走了步。这既是压减“三公”经费的强劲举措,又是治贪反腐的又一新规。“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年,各级正以动真碰硬的勇气进入改革“深水区”,公务用车也必将迎来一场真正的变革,全新的公务员形象正在悄然形成。(人民网)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