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打破了春城的宁静与美丽,这场突如其来的暴力恐怖事件在海内外都引起了强烈反响,全社会都感到无比悲痛、愤慨。但悲痛过后,天山青松根连根,各族人民心连着心,团结进步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昆明未因“3.01”暴恐案告破而放松警戒

  中国公安部3日晚间发布,3月1日晚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严重暴力恐怖案告破。3日晚9时许,记者在昆明市区看到全城警戒并未因案件告破而放松。

  据知情人士透露,3月2日凌晨5时,公安部刑侦局工作组到达案发现场,立即组织参战单位开展侦查工作。经现场勘查、调查访问、法医检验、指纹比对和DNA检验鉴定,获取了确实、充分的犯罪证据,查明了在现场实施犯罪暴徒真实身份,查清了该团伙组织、策划和实施犯罪的过程。

  经公安部组织云南、新疆、铁路等公安机关和其他政法力量40余小时的连续奋战,昆明暴恐案于3月3日下午成功告破。现已查明,该案是以阿不都热依木•库尔班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所为。该团伙共有8人(6男2女),现场被公安机关击毙4名、击伤抓获1名(女),其余3名已落网。

  3日晚间,昆明街头各主要路口依旧可以看到警灯闪烁,警车也仍然不时来回巡逻,全城戒备并没有因为案件告破而放松。(记者 石雨)

“暴徒不能代表新疆人!”

  尽管1日晚发生的昆明火车站血案让市民赵熙仍心有余悸,但当她看到维吾尔小伙献血的消息后,不禁想起了自家门口小饭店里那位羞涩的新疆帅小伙。那家小饭店干净的环境和好吃的拉面、羊肉串都让赵熙难忘。

  “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我还是愿意去吃饭。因为我自始至终都相信,在新疆不是每个人都是坏人,他们跟我们一样善良、热情、勇敢。”赵熙3日说。

  从2日下午开始,一条关于一位维族青年在昆明献血后的表述被民众关注,沉浸在悲伤和惶恐中的昆明市民通过手机短信和微信转发传递出这样的共识,“暴徒不能代表新疆人。”

  “下午在昆明街头献血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位维吾尔小伙,大家都避而远之,用怀疑、仇恨的眼光上下打量他。他安静地献完血后,向人群深鞠一躬,说道:那群拿刀杀人的都是畜生!他们不配做新疆人!不配做维吾尔人!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说完再鞠躬,转身走了……”

  当昆明官方发布消息称:“3·01”事件事发现场证据表明,这是一起由新疆分裂势力一手策划组织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一时间,网上、坊间,民众议论纷纷。但与此同时,有关这位维吾尔小伙献血的消息也在微博、微信疯转,不少指责、争吵的人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是的,暴徒没有资格代表新疆!暴徒也没有资格代表维吾尔族!56个民族都是亲人,不论是什么民族,都是一家人。”

  曾在媒体供职的肖博是一个在昆明生活了12年的新疆人,得知火车站发生血案后,她辗转难眠。“恐怖分子的疯狂我们无法想象。在昆明搞袭击的恐怖分子和卖羊肉串的小伙子不是一路人,和昆明大街随处可见卖哈密瓜的、和斯兰扎克里销售葡萄干的也不是一路人,他们不能代表我们善良的新疆人。”

  来昆明工作了2年的李晓兰认为,昆明人和新疆人关系不错。“每年哈密瓜上市的季节,昆明街头和各大集市,随处可见买哈密瓜的,瓜特别甜,买的人也多。”李晓兰3日说,“我们谴责一切的恐怖暴力,但是不应对新疆人民抱有敌意和仇视。昆明加油,新疆也要加油。”

  与此同时,网络微博上2日下午发起了“我是新疆人,为昆明祈福”的活动,到3日晚已有38000余名网友参与讨论。网友“长颈鹿叫小阿呆”留言道,“我不是新疆人,但我在新疆念大学。没见过不友好的维族人,门口卖馕的哥哥会因为我对他笑多给我两个小馕,炒面师傅会因为我挑食专门给我一个人炒一份面,司机师傅会亲切地和我聊天开玩笑。”网友“杨思令”说,“分裂势力不是地区的产物。爱新疆,爱昆明,爱56个民族,爱正能量。”(中新社记者 胡远航)

人大代表:反恐立法非常必要也非常紧迫

  昆明“3·1”暴恐事件发生后,引发各方谴责。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局长武冬立表示,反恐立法非常必要也非常紧迫。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表示,国家应制定反恐法。

  武冬立表示,昆明的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案件,犯罪分子手段非常残忍,予以强烈谴责。

  2011年10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加强反恐怖工作有关问题的决定》。武冬立提出,反恐立法非常必要也非常紧迫,这有助于在反恐工作上有个大的提升。据了解,针对恐怖主义活动的猖獗,英、法、俄、日等发达国家和世界各国也不断建立完善相应的法规体系。2013年10月,俄罗斯通过《关于与恐怖主义作斗争新措施法》,该法律规定,如果恐怖分子的亲戚或朋友被证明拥有来自该恐怖分子的恐怖活动的资金、贵重物品及其他财产,就需要为后者实施恐怖活动所造成的物质和精神损失进行赔偿。2013年12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第2129号决议,重申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均对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最严重威胁,强调国际社会应继续将打击恐怖主义作为工作重点。

  武冬立表示,当前,我国已和9个邻国签订了双方边防部门三级代表联系机制,以维护边境地区的社会稳定。

  又讯 据新华社电 来自广东省的朱列玉代表表示,打击此类暴力恐怖行为,必须要有专门法律法规。浙江的戴天荣代表也认为,目前,我国所有与恐怖主义有关的犯罪行为都根据刑法量刑,立法反恐迫在眉睫。

  朱列玉代表3日起草了“关于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法》的议案”。

  朱列玉建议,编造恐怖信息,传播或者放任传播,或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宣传、散布恐怖思想和恐怖言论等行为,都应该入罪。

  陈海啸代表说,反恐立法不仅要着眼于眼前,还要考虑长远,要具有系统性和可操作性。

  傅企平代表建议,为反恐立法要从几个角度来考虑:

  一是预警制度,对暴力恐怖事件预防为主,建立一整套排摸制度、发现制度、阻止制度等;二是法律责任制度,恐怖事件的危害性比毒品更大,入刑要严;三是反恐知识教育制度,从普通民众的层面,从学校入手,抓相关知识培训教育。(新京报 记者 蒋彦鑫 魏铭言)

近期专题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