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他们挥洒汗水 只为洱海更美
 编辑:赵晏尼 2018年08月04日 15:04
洱海小普陀 杨继培 摄洱海小普陀 杨继培 摄
双廊湖湾双廊湖湾
洱海湿地洱海湿地

  □统筹 杨茜 本报记者  秦蒙琳  摄影报道

  洱海是大理人民的“母亲湖”,是大理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基,是大理最美的风景、最靓丽的名片。

  上世纪80年代以前,洱海水质较好,保持在贫营养状态。随着洱海流域人口增加和城镇化的发展,对洱海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大,洱海的保护治理也与此相伴随。

  一直以来,大理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洱海保护,提出“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洱海清、大理兴”的理念,先后采取取消网箱养鱼、取消机动船“双取消”措施,大力开展退鱼塘还湖、退耕还林、退房屋还湿地“三退三还”工作,在流域内实施禁磷、禁白、禁牧“三禁”,积极开展清洁家园、清洁田园、清洁水源“三清洁”环境卫生整治。

  党的十八大以来,尤其是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大理时作出“一定要把洱海保护好”的重要指示以来,大理州委、州政府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认真贯彻落实云南省委、省政府“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洱海抢救模式,保护洱海流域水环境”的决策部署,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以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保护格局从“一湖之治”到“生态之治”转变,保护方式从“以保护为主”向“防治结合”转变,保护主体从“部门为主”向“全民共治”转变。从“要我治湖”到“我要治湖”,沿湖百姓舍“小家”顾“大家”,为洱海保护增光添彩。

  2017年洱海全湖水质有6个月达到了Ⅱ类。2018年1至5月全湖水质也达到了Ⅱ类,6月、7月水质均为III类。全湖水生植被面积达到32平方公里,占湖面的12.7%。记者采访了与洱海息息相关的滩地管理员、客栈经营者、环海截污工程建设者、海边村民,看他们为保护洱海之美做出的努力,听他们为洱海之美如何添上光彩。

  张晶

  (云南建投总承包二部副指挥长)

  为按时完成环湖截污工程

  一年多回不了家

  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承包二部600多人的管理团队,承担了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工程(二期)项目建设。自2017年4月20日进场施工到2018年6月30日洱海流域截污治污工程体系实现闭合,进入运行调试阶段,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一个人休假回过一天家。

  “环湖二期是民生工程,我们不是来干工程的,我们是来做好事的,干不好愧对大理。”云南建投总承包二部副指挥长张晶,接到通知的当天,来不及回家打招呼,就直接从呈贡工地转站到了大理。

  中秋节回不了家,春节回不了家。就连去年9月外婆去世的时候,张晶也没能赶回去见上最后一面。来大理一年多,两岁多的女儿都已经不认识他了,“整个环湖截污二期,1000多公里管网,相当于从滇东北最远的地方修到了国外。184个村庄,4万多户,16万人,天天在村里做协调工作。我们整个管理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每天工作强度不低于12小时。没有周末,没有休息日,结婚的没婚假,有女朋友的见不了面……”

  去年12月,正值下关风肆虐的冬季,一、二片区负责人王智超的妻子从昆明来看他,坐了5个多小时的车到下关,他却在工地上脱不了身。妻子自己吃完饭,又去看了一场电影,他还是没下班。直到晚上11点多,王智超赶到下关去接妻子时,电影已经散场,妻子一个人站在电影院前空荡荡的广场上吹着冷风。见到王智超的第一眼,妻子什么话也没说,伤心地哭了。

  库塘负责人周奕羲的妻子在昆明当老师,每次假期来看他,要么一个人呆在宿舍里,要么帮着他忙工作。再过10多天,妻子就要临产了,也不知道生孩子的时候,周奕羲能不能回去,“动车开通了,就两个小时的距离,同学们老骂我,总不回昆明。同学一家下来玩几天,我只陪了一顿饭,终于理解我为什么回不去了。”

  “大理原本就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洱海截污治污完成后,洱海会更清,生态会更美。多少年以后,再来大理看看,井盖上写着‘环湖截污二期’,我们心里会很有成就感。”几位工程师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赵体秀

  (72岁,海东镇向阳村委会塔村二组村民)

  为保护洱海

  惜别居住60多年的老屋

  6月26日,72岁的海东镇向阳村委会塔村二组村民赵体秀告别居住了60多年的老宅,第一家搬进了镇里专门为“三线”划定拆迁户建盖的安置房。

  60多年前,赵体秀10多岁的时候,全家人从对面的金梭岛搬到了塔村,在海边建盖了老房子。“刚搬来的时候,往我们家出来,洱海水深到胸口,船可以开到院心里面来。四五十年前,水淹到大腿,船停到大青树。那时海边都是沙子,水退后,做成秧田。30多年前,又盖成了房子。” 赵体秀说,“我15岁开始,跟着父亲挖螺蛳,用船运到七里桥乐九邑村卖。螺蛳壳拉回来填海,一天填一点,到了我30多岁时,终于在秧田里盖起了我自己的房子。”赵体秀当年填螺蛳壳盖起来的那一院房子,位于以蓝线为基准线外延15米的绿线范围内,已被清退拆除。“我一辈子打鱼开船搞运输,喝水、做饭都是直接舀的洱海水。这些年,洱海水没有以前清秀了,政府清退居民点,我们应该支持。抢救洱海母亲湖,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我是顶着全村村民的压力,第一个带头签的字。几个姑娘专门回来骂了我一晚上。” 赵体秀说,“我个人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将来洱海保护好了,大家会理解我的。”

  “这次拆迁,我家损失最大。”已搬进安置房的向阳村委会塔村二组村民贺正座,全家7口人,之前住在村子的西南边,出门就是海。原来的住房占地7分多,共计18间房,光院子就占了3分多,还盖了一栏猪圈。“我家里养了肥猪50多头、母猪6头、小猪七八十头,年收入10万多元,搬迁前全部卖掉了。”

  贺正座20多年前从漾濞来到塔村上门,夫妻俩勤劳致富置下了家业。最近3年开始,一边外出务工,一边搞起了大规模的家庭养殖。他家还种了两亩葡萄,“三线”划定后红线范围内退出了6分多。“种植养殖业都受到影响,刚开始我心里也有抵触。但一想,家家户户有老有小,不能把环境破坏了。将来洱海保护得越来越好,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才会越来越好。”

  赵会刚

  (62岁,滩地管理员)

  洱海陪伴他成长

  他每天保护洱海

  “我每天清晨6点30分~7点出门工作,下午5点~5点30分下班回家,每天的任务就是保护洱海。”2004年,48岁的大理市海东镇向阳村九组村民赵会刚自愿报名,当上了一名洱海滩地管理员。从那以后,他坚守在滩地管理员和水面保洁员的岗位上,14年来从未请过一天假。

  每一次的攻坚战,无论抗击蓝藻,还是打捞水葫芦 ,都有他的身影。守护,是他对陪伴自己生长的洱海,最长情地告白。2017年8月,大理市洱海保护管理局推荐他参加了“最美洱海卫士”的评选。

  “小时候,我们家住在洱海边,海边有沙滩,死亡的水草被风浪吹到沙滩上,起到了自然净化的作用。那时候洱海水是I类水,可以直接喝,我们到洱海里去打鱼,直接舀一瓢洱海水煮鱼,非常鲜美。最近20年,沙滩没有了,洱海水质慢慢不行了。我自愿报名来参加滩地管理员,就是要保护好洱海,不愿意洱海被污染。”

  “我们世世代代生长在洱海边,保护洱海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我担任了14年的滩地管理员,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洱海保护好,留给子孙后代,为美丽云南增光添彩。”赵会刚说。

  早上7点左右,吃完早点后,穿上工作服,大理市湾桥镇石岭村洱海滩地协管员赵光明就要去完成他自己的清理工作了。他的滩地责任段有300米,需要近两个小时才能做完,然后回家骑上摩托开始巡检工作。

  洱海中植物自然死亡后被湖水冲到岸边的堆积物被称为“海粪”,赵光明有时一个人一天就会捞起来几吨。“这几年,人们的洱海保护意识增强了,不再往洱海里乱扔垃圾,海粪中夹杂的人为垃圾比以前少了很多。” 赵光明说。

  多年来,赵光明先后获得“大理州洱海保护治理‘洱海卫士’”、大理市洱海保护治理先进工作者、大理市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乡亲们保护洱海的意识不断增强,留住洱海的美不再是一句空话。习总书记的到来让我们这些滩地协管员的责任心更强了,大家一起行动起来,让洱海的美丽乡愁永驻人间。”

  金寿喜、聂孔明

  (客栈老板)

  换个地方传承文化

  上周末,再次进行了精装修的“云途”客栈大理古城第三个店隆重开业。洱海保护“三线”划定之后,湖区界线外延15米范围内的房屋都属于腾退范围。去年10月最早一批恢复营业的银桥镇马久邑村“云途”海景客栈的一部分,也在此范围内。

  2015年1月开业以来,“云途”已在大理发展成为拥有5个店的知名品牌客栈。“我们的客人大多数来自北上广,喜欢大理的蓝天白云,来大理就是为了晒太阳,放松自己。品尝到店里阿姨随手做的一道道家常菜,都会非常开心。”“云途”客栈3个股东之一的金寿喜是一位地道的剑川阿鹏哥,他说:“为了维护我们自己的品牌,留住客栈文化,留住喜欢我们‘云途’的客人,马久邑店和磻溪店停业以后,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在古城开了第三个店。”

  “停业7个月后又恢复营业的‘云途’海边店,为了保护洱海,现在又面临着再次停下来整改。很多精品民宿客栈都是在我们的带动下开起来的,我们的牺牲, 是为了洱海的保护。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我们未来还会打造更多的店,把精品民宿客栈文化继续传承下去。” 金寿喜说。

  大理镇才村海景客栈“菩提海居”今年1月10日恢复营业,老板聂孔明是一位来自重庆的投资者。2013年6月,聂老板在才村开起第一家有13间客房的海景客栈“菩提海居”之后,2014年至2016年又在银桥镇的下波淜、马久邑开起了“菩提尘外”“菩提云境”两家海景客栈。其中“菩提尘外”规模最大,有26间海景房。经过几年的经营,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客栈品质和影响力。

  聂孔明喜欢泰国文化,他把客栈打造成了东南亚风格。“洱海边的客栈,每一个都是老板对客栈文化的表现。老板把自己的情怀和喜爱融入其间,让客人感受到未曾去过的风景。客人来了,发呆、喝茶,早晚到海边骑车、徒步,全身心地放松。” 聂孔明说,“不同风格的客栈,构成了洱海边的异域风格客栈集群,通过各自的宣传平台传播出去,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发现大理。”

  延 伸

  环洱海湖滨生态湿地

  无死角展现美丽洱海

  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项目工程指挥部工程技术组专职副组长段能说,根据《大理市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方案》,蓝线外延15米的绿线范围内为湖滨带缓冲带,除环保公共基础设施以外的居民点、建筑物全部清退,以提升环境能量,增加洱海的自净能力。

  段能介绍,实施“三线”划定退房退田以后,绿线以内将拆迁民房、建筑物1806户。红线以内退出农田8000多亩,并对12000户民房进行管控。“西边到大丽路,东边、南边到洱海面山的流域范围内,都将成为湖滨生态湿地,种树种草,打造与洱海高原明珠相符的景观,让流域水环境质量全面提升。”

  “届时,将种植与洱海周边自然风光相符合的杉树、水杉、赤杉、樱花、柳树、兰花楹等乡土树种,以及狗牙根、芦苇、三叶草等灌木和草本植物,打造四季有景、处处宜景,景观特色鲜明突出的生态景观带。绿线以外的生态湿地上,还将穿插建设一条只供自行车和人走的透水沥青路面生态绿道,原有的环洱海西路全部拆除,海北、海东在原有的环海公路上改造。生态绿道包含了城市绿道和乡村生态廊道,与湿地生态修复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湖滨生态湿地建设总投资107亿元,计划用两年半~3年的时间完成。”段能说,“整个环洱海湖滨生态湿地建成后,从任何一个地方看,都是一幅美丽的画。未来的洱海,水质总体稳定向好是基础,环洱海开放、共享的绿色空间,将让环湖老百姓共享洱海保护成果。”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2019年一句玄诗31期